一列动车组测试列车驶过夜郎河特大桥(1月11日无人机拍摄)。该桥位于贵州省桐梓县境内,主桥设计采用“提篮式”钢管骨架拱桥,最大跨度370米。(新华社记者 欧东衢 摄)  一列动车组测试列车驶过夜郎河特大桥(1月11日无人机拍摄)。该桥位于贵州省桐梓县境内,主桥设计采用“提篮式”钢管骨架拱桥,最大跨度370米。(新华社记者 欧东衢 摄)
  在贵州平塘县至罗甸县高速公路施工现场,建设者正抓紧修建平塘特大桥(9月25日无人机拍摄)。这座大桥因其中一个328米高的桥塔,成为混凝土结构塔高“世界第一”。目前,桥塔已突破300米,预计11月即可完成封顶。新华社发(杨文斌 摄)  在贵州平塘县至罗甸县高速公路施工现场,建设者正抓紧修建平塘特大桥(9月25日无人机拍摄)。这座大桥因其中一个328米高的桥塔,成为混凝土结构塔高“世界第一”。目前,桥塔已突破300米,预计11月即可完成封顶。新华社发(杨文斌 摄)
  位于贵州、云南交界处杭瑞高速上的北盘江大桥(8月10日无人机拍摄)。其桥面至江面565.4米的垂直高度,被吉尼斯官方认证为“世界最高桥”。(新华社记者 陶亮 摄)  位于贵州、云南交界处杭瑞高速上的北盘江大桥(8月10日无人机拍摄)。其桥面至江面565.4米的垂直高度,被吉尼斯官方认证为“世界最高桥”。(新华社记者 陶亮 摄)
贵阳至瓮安高速公路上的清水河大桥(8月27日无人机拍摄)。该桥主跨1130米,是世界上最大单跨板桁结合加劲梁悬索桥。(新华社记者 刘续 摄)  贵阳至瓮安高速公路上的清水河大桥(8月27日无人机拍摄)。该桥主跨1130米,是世界上最大单跨板桁结合加劲梁悬索桥。(新华社记者 刘续 摄)
位于贵州省福泉市,修建于明代的葛镜桥被桥梁专家茅以升誉为“西南桥梁之冠”(8月21日无人机拍摄)。(新华社记者 陶亮 摄)  位于贵州省福泉市,修建于明代的葛镜桥被桥梁专家茅以升誉为“西南桥梁之冠”(8月21日无人机拍摄)。(新华社记者 陶亮 摄)
无人机拍摄的大小井特大桥(9月12日摄)。目前,横跨在贵州省罗甸县大井河上的大小井特大桥正在建设中。该桥全长1.5公里,主跨450米。(新华社记者 刘续 摄)  无人机拍摄的大小井特大桥(9月12日摄)。目前,横跨在贵州省罗甸县大井河上的大小井特大桥正在建设中。该桥全长1.5公里,主跨450米。(新华社记者 刘续 摄)
兰海高速贵遵复线扩容工程楠木渡乌江特大桥(10月6日无人机拍摄)。该桥为双塔双索面预应力砼斜拉桥,主桥长620米,主梁宽达37.6米。新华社发(杨文斌 摄)  兰海高速贵遵复线扩容工程楠木渡乌江特大桥(10月6日无人机拍摄)。该桥为双塔双索面预应力砼斜拉桥,主桥长620米,主梁宽达37.6米。新华社发(杨文斌 摄)
始建于清光绪年间的贵州省福泉市和善桥(8月21日无人机拍摄)。仅福泉市,修建于明清时期保存至今的石桥就有130座。(新华社记者 陶亮 摄)  始建于清光绪年间的贵州省福泉市和善桥(8月21日无人机拍摄)。仅福泉市,修建于明清时期保存至今的石桥就有130座。(新华社记者 陶亮 摄)
一列从贵阳北到重庆西的动车行驶在贵州省遵义市境内的乌江大桥上(1月25日无人机拍摄)。新华社记者 刘续 摄  一列从贵阳北到重庆西的动车行驶在贵州省遵义市境内的乌江大桥上(1月25日无人机拍摄)。新华社记者 刘续 摄
拼版照片:上图为贵州桥梁建设集团工程师刘豪在对平塘特大桥钢锚梁的拉索孔孔径进行检测(9月25日摄);下图为刘豪的父亲刘正华在桥梁施工现场的留影(资料照片)。刘豪是家中第三代桥梁人,他的爷爷、父亲都是贵州桥梁建设者。新华社发(杨文斌 摄)  拼版照片:上图为贵州桥梁建设集团工程师刘豪在对平塘特大桥钢锚梁的拉索孔孔径进行检测(9月25日摄);下图为刘豪的父亲刘正华在桥梁施工现场的留影(资料照片)。刘豪是家中第三代桥梁人,他的爷爷、父亲都是贵州桥梁建设者。新华社发(杨文斌 摄)

  世界桥梁看中国,中国桥梁看贵州。

  作为中国唯一没有平原的省份,贵州在喀斯特高原上架起2万余座桥梁,创造了数十个“世界第一”。

  世界高桥前100名中,46座在贵州。改革开放40年来,数代建设者铸就“桥梁精神”,打造了数量多、类型全、技术复杂、难度极大的“桥梁博物馆”。

  奇迹的背后,是中国人民奋斗精神的写照。